跳到主要內容
:::
:::

特別企劃

看見標籤後的困境

  新竹縣政府衛生局約聘社會工作員游靜慧有著一頭俐落短髮,總帶著親切笑容。她於108年12月成為新竹縣衛生局的第1位心理衛生社工,協助建置、發展心衛社工體系,並在112年獲選強化社會安全網績優人員。

從國貿跳入社工領域,希望每個人都能被善待

  游靜慧大學原本就讀國貿系,但發現對數字不擅長,轉入社工系。實習時接觸兒少議題,意識到「平安健康長大其實不容易」,有感陪伴的重要性,畢業後決定繼續投入社會工作。

  一開始她在民間單位服務「飛行少年」,也就是司法後追、安置後追、曾遇性剝削、需要經濟扶助的兒少。這些孩子常被社會貼上標籤,可是游靜慧從中看見他們背後的家庭狀況、成長過程中沒有被善待的問題,這都替她未來進入公部門的工作奠下扎實基礎。

  由於有朋友在其他縣市擔任心理衛生社工,服務加害人、精神疾病患者等,引起她的興趣。游靜慧提到,社政體系較常著力在被害人,比較少服務加害人,去了解「到底發生什麼才變成這樣?可以怎麼幫忙,才不會讓悲劇循環?是否加害人過去也可能曾是被害人?」帶著這些思索,游靜慧加入了新竹縣政府衛生局。

局內第一位心理衛生社工,從頭摸索工作範圍與模式

  進入衛生局後,她才發現自己是第1個、也是唯一的心衛社工,連督導都沒有,只能跟承辦人一起摸索工作模式。「那時招募不太容易,其他人還不太知道衛生局社工要做什麼,再加上我們做的是精神疾病、自殺、加害者多項議題合併的個案,社會容易有一些標籤、刻板印象。」

  在衛政為主的工作環境與背景中,游靜慧需要花時間找到心衛社工的定位,協調並理解雙方的專業術語。於是,她參加中央的心衛社工訓練,學習掌握衛生體系的資源,也試著讓具有護理背景的承辦人熟悉社政體系的服務架構與流程。好在當時承辦人和毒防心衛科科長陳惠雯都相當支持、也給了她很大的發揮空間,一起建立系統。

  同時,游靜慧也開始處理個案,以前由公衛護理師、社區關懷訪視員、自殺關懷訪視員負責的個案,一部分由他們接手。他們開案的對象需要同時具備「精神疾病」、「自殺」、「保護性議題(家暴、兒虐、性侵)加害人」其中至少2項,因此接觸到的都是高風險個案。

  她前幾案就遇過棘手個案:一位情緒、疾病狀況都不穩定的加害人,幾度揚言要帶著小孩自殺。有次游靜慧拜訪,個案很激動,疑似有吞藥,因此她找來警消協助,陪同就醫,過程中個案幾度情緒失控,甚至在醫院追逐、恐嚇將對她不利。這樣的開場不甚順利,不過游靜慧不帶芥蒂,持續溝通,慢慢建立起信任關係,展開工作。

游靜慧與王怡乃心衛社工督導於「112年強化社會安全網績優人員」頒獎典禮合影

社會安全網需要不同體系的串聯

  社會工作本就不容易,游靜慧更是長期處在高風險、高壓力的環境,她笑說,從事社工10年,在衛生局工作這4年,每次看到社會新聞,都會留意是哪個縣市,擔心是不是自己的個案,即便回家也無法安心休息,也幾度自我質疑:「為什麼要做這些管別人家的事的工作?」

  幸好在助人工作這條路上,對游靜慧影響很深的恩師曾捷媺,長期陪伴她走過每個難關,給予心理支持;再加上局內近年開始提供「提升心理衛生訪視人員執業安全計畫之心理諮商服務」,113年又增加心衛社工團隊自辦「外聘督導」資源,能幫助社工處理替代性創傷的議題,也深化個案服務。

  當然,她還是有許多擔心,除了老生常談的薪資結構,人力也是問題,雖然新竹縣衛生局社工和個案服務比已超過1:20,尚可負荷,但因為每個個案都有多重議題,以及之後因應精神衛生法修法,社區出現有自傷及傷人之虞的疑似精神病人時,社工是否需因應緊急精神醫療處置機制而新增業務?是否具備足夠的醫療知識判斷就醫必要性?社工工作負荷會更為沉重?

  前方眾多未知,游靜慧仍繼續前行。作為「強化社會安全網績優人員」之一,她強調:「社會安全網不是一個社工就可以做到,而是不同體系一起串聯、才有可能形成一個網。」未來,她希望網絡間能加強橫向溝通、討論合作模式和處遇方向,齊心為每個服務家庭搭起安全網。

 

採訪|蔣麗音、李奕萱
撰文、攝影|李奕萱
照片提供|游靜慧

發佈時間:113/05/07
網站導覽 購買資訊
:::

衛生福利部社會及家庭署版權所有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served

115204臺北市南港區忠孝東路六段488號12樓|聯絡電話:02-26531949| 署本部位置圖

建議瀏覽器:Chrome、Firefox、IE10以上版本(螢幕最佳顯示效果為1280*960)

目前瀏覽數: 2930365